吞噬星空 - 军事历史 - 长宁帝军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骗

第二百六十八章 骗

        皇城正门外是一片广场,每逢重要的日子这里都会有盛大集会,皇帝会登上皇城门楼对百姓们招手示意,百姓们会朝着皇帝的方向行叩拜大礼山呼万岁,不管是跪的还是被跪的,都觉得天经地义。

        百姓们对于神有敬畏,对于皇帝也有敬畏,皇帝和神仙做比较,当然是皇帝比较厉害些,因为神仙不常在,皇帝常在。

        老皇帝退位新皇登基,皇帝换了人还是皇帝,在很多时候百姓们对皇帝是谁没概念,对皇帝这两个字才有,所以有些江湖骗子说自己是真正的紫微下凡,也会有渔民三拜九叩。

        他们觉得自己卑微,在皇帝面前就应该跪下去,皇帝觉得自己尊贵,卑微的人在他面前就应该跪下去,所以广场临时搭建起来的那座高台上端坐如雕塑的施东城觉得台下人不管是谁,都应该跪下去。

        包括那个在夜里孤身一人穿过空荡大街进入禁军重重之地的宁人,也应该跪下去,他是时候跪了。

        林落雨的爹娘本不在都城里,当年林落雨随他去了大宁的时候他担心施长华会报复,所以安排人将林落雨的爹娘保护起来,想不到时至今日,是他把两位老人抓了回来。

        这画面有些讽刺,施长华没做出来的事,他做了。

        沈冷一人没带,走过大街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个应是小贩扔在地上的冰糖葫芦的架子,白天禁军清城,这小贩怕是在慌乱之中丢了自己换饭钱的生意,饭钱重要,命更重要。

        沈冷弯腰捡着一根朝上没有沾染尘土的冰糖葫芦拔出来,一边走一边吃,走到高台下的时候恰好吃完最后一颗,他似乎想找个适合放垃圾的地方,往四周看了一圈也没有见到,于是把签子扔在高台那边施东城脚下。

        挺合适。

        “你果然是真的在乎她。”

        施东城深呼吸,逼着自己没有暴躁起来。

        “你也是真的在乎她。”

        沈冷回答。

        只是这句话里讽刺意味太重了些,让施东城险些压不住自己的暴躁。

        “看来你很清楚,朕并不是要难为她的家人,更不是要难为她,哪怕她已经背叛了朕......朕要的就是你出来,若你不在乎她,你便可以继续做缩头乌龟。”

        沈冷没说话,因为他懒得说,不过他的表情似乎在赞美施东城你真伟大。

        施东城压着火气继续说道:“朕问你一件事。”

        沈冷还是没说话。

        施东城只好往下接着说:“朕可曾做过什么对不起大宁的事?朕在大宁二十年,反倒是为大宁做过许多事,朕都想当面问问大宁的皇帝陛下,朕用二十年的时间奉献难道就换不得他治下一个宁人的命?”

        沈冷依然没说话。

        因为答案很明显,大宁皇帝当然不会换,别说是沈冷,再寻常的宁人也不换。

        于是施东城更加暴躁起来,他感觉的到沈冷不说话是因为根本就没把他的话当回事,也就是没把他当回事。

        “朕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想过杀你,不是因为你重要而是因为朕珍惜这江山社稷,朕知道大宁强大,也知道大宁做事的风格,因为大,因为强,所以可以不讲理,想灭哪国就哪国,朕也不会怀疑,持久打下去终究是大宁会赢,可是你们

        不一直都觉得宁人的命比任何人的命都重要吗?你就不怕朕的江山变成一个泥潭,让你们这些骄傲的大宁军人一个个陷进来闷死在里边?”

        沈冷叹了口气,还是没说话。

        施东城指了指林落雨的爹娘:“她的父母,她为什么自己不来。”

        沈冷看着施东城,虽然隔着还比较远,可施东城却分明能从根本看不到的沈冷的眼神里看出来,沈冷在可怜自己。

        他深呼吸,不停的深呼吸。

        “朕和你说话,你就打算一直不说话?”

        施东城终于忍不住,语气逐渐寒冷起来。

        沈冷看着他,回答:“道不同。”

        “放屁!”

        施东城猛的站起来:“朕看得出来,你觉得朕用这样的手段威胁着你出来,你觉得不屑,你看不起朕!可你们宁人是怎么做的?你们是没有威胁过人,你们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可你们这些年灭国无数,哪一战不是血流成河,你们就那么正义?”

        沈冷道:“侵略,不正义。”

        “那你为什么要用那种看不起朕的眼神看着朕!”

        “因为我真的看不起你。”

        沈冷语气平淡的说道:“哪怕是现在大宁的战兵横扫你窕国也说不上什么正义,可大宁就这样做了,得窕国可攻求立,可灭南理,可让南疆海域长治久安,需要,所以做。”

        这五个字,便是一种蛮不讲理的霸道。

        “天下事是天下事,不是大宁的事,大宁可管可不管,天下都是大宁的,天下事便是大宁事。”

        沈冷道:“那便什么都可管......陛下,应该就是这么想的,陛下调派战兵入窕国不是来伸张仗义,而是来入侵,你可以骂大宁,那本就是你应该做的事,直到现在你若还觉得用林落雨的父母来逼我出来,然后抓住我就可以和大宁谈判,你蠢不蠢?我不管做什么,是杀施长华,还是在皇宫里杀出来,都只是单纯的自己不想死,与大宁无关,所以大宁自然也不会因为我活着就不继续灭窕国,倒是会因为我死了而灭窕国更加的理直气壮些。”

        施东城想骂街,想摔东西,想杀了沈冷,想发泄出去心中的愤怒。

        “所以,你是在劝朕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不妨这样。”

        沈冷指了指林落雨的父母:“我把他们换回去,你放他们走,我留下,就剩我一个人了,你杀起来会专注些。”

        施东城哈哈大笑:“终于轮到你求朕了?”

        沈冷哦了一声:“当初你对她说过,你担心两位老人会被牵连所以你来安排老人隐居,林落雨就是那个时候对你有一点动心的吧,现在你觉得,那一点点旧情还会有吗?”

        施东城笑的越发狰狞起来:“朕不管那么多,朕只想看到你现在跪下来求朕,你跪下来,朕就放了他们。”

        沈冷叹道:“你用几个窕人的命来威胁一个宁人,还觉得自己已经赢了。”

        施东城怒道:“你若不是来救他们的,你来做什么?!”

        “看小丑。”

        沈冷连刀都没带,看小丑无需带刀。

        “恭喜你。”

        沈冷笑道:“你觉得你赢了,那你就是赢了,你放不放他们我也不会走,

        你可以把我带回去了,万一你拿我和大宁的军队谈判做筹码就有用了呢。”

        施东城暴怒:“你以为是你在施舍朕?!”

        “不是。”

        沈冷依然平静:“我只是觉得自己初心未变,真好。”

        那一年,少年沈冷扎进冰冷江水之中去救沈先生和茶爷,那一年他去长安城救孟长安,都只是因为他愿意为自己在乎的人而拼上一条命,在很多人眼里这不理智,一个枭雄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可沈冷会,他自始至终都这么傻。

        “你还是以为朕不敢杀你?”

        “你当然不敢杀我。”

        沈冷道:“这个世界最了解林落雨的就是你,这个世界最了解你的是林落雨,她知道你有个妻子,模样并不漂亮但贤惠,为你生了一个儿子,你不怕施长华杀了你妻子但你怕孩子被你牵连,所以安排林落雨将她们送到了安全的地方藏起来,林落雨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的妻儿就在这城里,而你不在乎你妻子死活但真的很在乎你儿子,因为那就是你未来的希望,你若是没成功也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帮你儿子把皇位抢到手......现在你觉得哪边的筹码重?”

        “不可能!”

        施东城冷哼一声:“朕自己的家人,朕不知道在哪儿?”

        沈冷问:“你刚才问我为什么林落雨自己不来救她的父母,我现在告诉你......那时候她本来要把你妻儿藏在什么地方告诉你,你却不让她说,你担心自己落在施长华手里受不住逼问把妻儿在哪儿也说出来,最终断子绝孙,你不会自己忘了吧。”

        施东城的手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抬起手指着沈冷:“把他给朕拿下!”

        禁军一拥而上。

        沈冷站在那丝毫不动。

        “沈冷,你们宁人无耻!”

        施东城嘶吼着,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炸了。

        “彼此。”

        沈冷被绑了起来,捆的很紧很紧。

        “带回宫里!”

        施东城一甩手下了高台,走路的时候都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着往前走,愤怒的牙齿都在打颤。

        暗影里,沈先生一直拉着茶爷唯恐她冲出去,压低声音说道:“冷子不会死。”

        “但他会被欺辱。”

        “不死,终究能欺辱回去。”

        “我想杀了他。”

        茶爷指向远处施东城。

        “冷子会担心你。”

        沈先生松开手:“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会发生什么,有那些话施东城就不敢杀他不敢杀林落雨的父母,我们有自己要做的事,若大军不能入城,冷子才是真的危险。”

        茶爷紧紧攥着拳头,眼睛越来越红。

        林落雨忽然跪下来,朝着沈冷被带走的方向。

        “冷子看到你这样会笑话你。”

        茶爷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伸手把林落雨扶起来:“别让冷子失望。”

        林落雨重重点头。

        奈何,施东城的妻儿真的不在都城里。

        她们都不敢去想暴怒之下的施东城会对沈冷下什么样的毒手,他不敢杀,但是他敢打,敢折磨,那画面一旦出现在脑海里就让她们心里疼的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