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四章 王子努嘉哈

第六百八十四章 王子努嘉哈

        看得出白夜国使臣对于邵曦将要前往白夜国一事相当的上心,只是十日之后,邵曦便接到了麦吉德的消息,说是要让他前往王宫。

        虽然前来送消息的人并没有说麦吉德是何事召见他,但邵曦心里清楚,最近能让麦吉德主动召见自己的原因也就只有此前提到的那件事了。

        不出所料,邵曦到达王宫后果然见到了白夜国的使臣正与麦吉德一同等着自己的到来。

        这次见面是因为使臣已经接到返回白夜国送信之人带回来的消息,国王拜希麦已经答应了邵曦前往白夜国觐见之事。

        邵曦得到这个消息并不感到意外,想必拜希麦也想到了乌海国回绝联姻之事必定是与自己有关的。

        而且自己身为景元帝国的四品官员主动请求与其见面,他也一定猜到了这次见面肯定不是简单的拜访。

        一个景元王朝的官员从乌海国出发前去白夜国,想必所谈之事定是与乌海国有关的。

        拜希麦一定也很想知道邵曦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所以才答应见面一事也是邵曦早就预料到的。

        这一次三人在王宫中见面,也只是商议一下邵曦前往白夜国之事。

        出于对邵曦安全的考虑,原本麦吉德是主张派出自己的皇家卫队与邵曦一同前往,但是他的这个提议被邵曦拒绝了。

        若是让乌海国的皇家卫队随自己一同前往白夜国,那么自己这次前往白夜国的身份就会变得复杂起来。

        本来自己就已经是从乌海国出发的了,如果是再带上乌海国的士兵,自己岂不是成了乌海国的使臣了?

        而邵曦此去是想以景元帝国官员的身份与拜希麦见面,这样说起话来也方便许多,所以他决定只带老吴和乌球儿随着白夜国的使团一同前去就行了。

        邵曦的这个决定也让白夜国使臣松了一口气,因为邵曦如果真的同意带上乌海国的皇家卫队,事情的确会变得复杂。

        拜希麦若对此有所误会,此事他也逃不过干系,所以对邵曦的这个决定他是十分赞同的。

        麦吉德见邵曦执意如此,也就没有再坚持,只是暗中提醒邵曦前往白夜国千万要小心。

        虽然身为统治者个个都是心思复杂的,但拜希麦父子与自己不同,他们不但奸诈狡猾、贪得无厌,而且都是冷血残忍之辈。

        麦吉德担心双方一旦谈得不好,这父子二人会对邵曦产生什么别的想法。

        虽然邵曦是景元王朝的官员,但是毕竟身在白夜国,又并非是景元王朝官派的使臣。

        他们若是真想对邵曦动手的话,有很多办法将此事掩盖下去,甚至有可能会嫁祸到乌海国的头上。

        这种事情他们干过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做起来驾轻就熟。

        邵曦对于麦吉德的担心和提醒也相当的理解,毕竟这种事他是亲身经历过的,也领教了白夜国在行事上的毫无底线。

        当初孙破云之死正是白夜国杀手的手笔,对于这种事邵曦心中自是会有所提防的。

        最后几人商定,三日后邵曦便打点行装与使团一同前往白夜国,沿途的安全都由使团负责。

        其实这也只是名义上的负责,邵曦带着老吴和乌球儿,身边只要没有其他的人,别的不敢说,想要自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管拜希麦父子打算要对自己做什么,他们三人想从白夜国脱身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更何况以邵曦的身份,他们暂时也不会对他有什么想法。

        定下行程之后,麦吉德先将使臣打发走了。

        在邵曦离开王宫之前,麦吉德告诉邵曦,自己会派上两支百人的骑兵队守在两国的边境。

        如果有事发生,只要邵曦几人能够逃到乌海国的边境便会得到骑兵队的接应,以确保他们几人的安全。

        虽然邵曦觉得这样做有些多余,自己根本就不需要,但对于麦吉德的安排他也并没有拒绝。

        不管麦吉德是出于何种目的,眼下他都不希望自己有事,对此邵曦还是心知肚明的。

        不论是乌海国宝藏之事,还是将来要带着阿里娅返回景元帝国恢复两国邦交之事,目前邵曦对于乌海国都是无比重要之人。

        麦吉德当然不希望邵曦在此之前出现什么差池。

        离开王宫返回驿馆,邵曦安排老吴和乌球儿收拾了一些随身所需之物,其他的东西依旧是留在驿馆之中。

        又安排“敬承司”的手下在驿馆中等待几人归来。

        那些“敬承司”众原本也要与邵曦同往,依旧是被邵曦拒绝了,邵曦觉得此次前去白夜国的人越少越好。

        就算让他们跟着,真有事的时候势单力薄也改变不了什么。

        一切安排妥当,在驿馆中静候了三日。

        第三日的一早,白夜国的使臣便派人前来接邵曦几人一同出发。

        邵曦对手下之人又嘱咐了一番后,便带着老吴和乌球儿赶到了乌海城的城外,正见到白夜国的使团等候在那里。

        打了招呼,也没再多说什么废话,一行人启程开始向着白夜国的都城——白夜城进发。

        自打邵曦出了中原来到乌海国,这还是头一回走回头路。

        他们现在行进的方向正是返回中原的方向,只不过这一次并不是为了回中原,若是在白夜国一切顺利,邵曦还是要返回乌海国的。

        倒是老吴这一路上颇为感慨,离开京都大梁也快有两年了,离开中原都有一年多了。

        如今所行的方向正是返回中原的方向,他这个上了年纪的人,此刻心中多多少少会泛起一些思乡之情。

        当年跟邵曦好不容易返回中原,结果也没在中原待上多久,便与邵曦一同东奔西走,没过上几天消停日子。

        如今虽然所去的方向是返回中原的方向,可他知道事情没办完,自己和邵曦就没那么快回到中原,所以心中不免有些惆怅。

        也许人上了年纪都会时常有这种情绪吧?

        邵曦也并不觉得老吴矫情,平心而论,自己当年离家前往燕城市打工的时候,也时常会想念自己的家乡。

        穿越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他甚至都开始有些怀念起燕城市商业广场那个停车场的保安亭了。

        自己这个年纪都会有这样的心情,更何况老吴如今已经是个眼看着就奔七十的人了。

        中原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是装满他回忆的地方,他半生的爱恨情仇都在那里,所以邵曦对此的确是能够感同身受的。

        此行一路风平浪静,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的事情,好彩同行的是白夜国的使团。

        在这片沙漠上,乌海国和白夜国官方出行的队伍还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招惹。

        使团行进的速度也并不慢,毕竟是常年生活在沙漠上的人,这里的一切没有比他们更熟悉的了。

        只用了半月有余,一行人便已到达了白夜国的都城——白夜城。

        队伍才刚刚来到城外,便见那石城的城门前已有一队人马在列队迎接了。

        从这些士兵的装扮上看来,并不是寻常的守城军队,倒更像是白夜国皇家卫队。

        那些士兵手执长矛,身着铠甲,骑在高头大马之上,在城门前一列排开,旌旗招展、气势不凡,个个看上去都是训练有素、精壮威武。

        队伍前面一匹雄骏的白马上坐着一个身着金色绸缎长袍的年轻人,头上也戴着同样是金色的头巾。

        腰间挎着一把金色的弯刀,脚穿金色的丝绸靴子踩在黄金的马镫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中东土豪的味道。

        皮肤白皙,弯眉深目,鼻梁高挺,嘴巴上留着两条弯弯翘起的小胡子,整个人看上去气质高贵,身姿挺拔。

        虽面带笑容却目光锐利,神情中透露着一丝桀骜不驯,眼神中又带着几分狡黠。

        邵曦骑在赤兔上老远地便看到了此人,只一眼就猜到了他的身份——白夜国王子努嘉哈。

        这样一个人,带着这样一支队伍在白夜城的城门前,想必不是来迎接使团返回的。

        自家的使团返回,根本就用不着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来迎接,随便派一两个官员到城门前接一下就是了。

        看来他们父子两个在知道自己前来之后,还真是花了一番心思来做准备。

        摆出的这个架势,明显是按迎接景元帝国使团的规格来安排的,说起来倒是挺给自己面子。

        不过他们这么做,又何尝不是要在自己的面前展示一下白夜国的实力呢?

        他们如此高规格地来迎接自己,想必从某种程度上也是想先堵上自己的嘴巴。

        毕竟自己虽不是景元王朝的官派使臣,但好歹也是景元王朝的四品官员,他们这是怕招待不周,做得不到位会给自己留下话柄。

        虽然他们背地里暗戳戳地做了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但是从面子上还是要表现出对景元王朝的臣服和重视,以免在这些小事上得罪了景元王朝。

        表面功夫做得好的人,往往心思会更加的复杂。

        从眼下的表现来看,这对父子是那种行事谨慎,做事密不透风之人,这样的人往往才更加的难对付。

        他们做每一件事,说每一句话,虽不能说做到天衣无缝,但也必定会权衡利弊、滴水不漏。

        对于这样的人,若是拿不出足够的利益诱惑,他们一般都会不为所动。

        从以往他们的行事和眼前的观察来看,拜希麦和努嘉哈父子两个是属于那种心思缜密,行事大胆的奸狡、凶残之人。

        他们做事情会先进行周密的计划,一旦决定实施计划便会雷霆出手,毫不留情,会将所有阻碍他们计划的人彻底清除,不管对方是谁。

        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平日里看上去会是和颜悦色,但实际上却是口蜜腹剑,笑里藏刀,出手时便会将对方逼上万劫不复的绝路而不留任何余地。

        狡猾、凶狠!

        这是麦吉德在自己临行之前对他们这对父子最后的评价,并且还再三提醒自己,在面对他们的时候一定要加上千百倍的小心。

        在西域遇上这样的人是比较难对付的,因为西域人没有中原人那么多的思想负担。

        虽然平常西域人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是粗犷、豪放,可若是遇上狡诈的西域人,他们就如同沙漠上的豺狼一样,既聪明又凶残,行事果断,残忍无比。

        而且遇到危机会迅速地缩回去,为下一次发起攻击保留实力。

        他们不像中原朝堂中的那些官员,满肚子的弯弯绕绕,非要讲究个杀人不见血。

        他们的行事风格更加直截了当,一旦有机会便会迅速出击,一击致命。

        倘若一击不成,就立马撤退,但却会对目标紧盯不放,纠缠不休。

        只要对方在疲于应对的情况下稍有松懈,他们便会卷土重来。

        邵曦知道,面对这样的父子二人,如果不能在一见面的时候就将他们拿下的话,后面自己恐怕将再无机会。

        所以邵曦决定不再像以往那般做那么多铺垫,而是用他们自己的行事风格来对付他们,也讲求个一击即中。

        此时邵曦见白夜国使臣已经上前向努嘉哈行礼问候,于是也催动胯下的赤兔走了上去。

        看起来那使臣已经告诉了努嘉哈自己是谁,双方才一照面,还未等邵曦说话,努嘉哈便在马上对着邵曦按照西域的礼节行了一礼。

        笑着说道:“我白夜国真是得上天眷顾!想不到景元帝国‘敬承司’的督检史能屈尊前来,真是我白夜国上下的荣幸!我替我的阿塔出城来迎接贵客!”

        努嘉哈话说得客客气气,但作为出城迎接之人却并未下马行礼。

        他虽身为白夜国的王子,但按照两国的从属关系,在邵曦这个级别的景元王朝官员面前,他与邵曦顶多也就算是个平级。

        马上行礼这个举动,已可见其心中的傲气。

        既然对方不下马,邵曦自然也就不客气了,也是坐在马上拱手抱拳。

        “王子殿下有礼了,在下此次前来并非是以我景元帝国使臣的身份出使贵国,还有劳王子出城迎接,这也是在下的荣幸!”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