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 - 其他小说 - 校园修仙武神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一章:交换条件

第二百四十一章:交换条件

        “韩前辈,恕晚辈无礼了,在您的乾坤武馆何人比试,还望您大人有大量,原谅小子我的一时鲁莽。”陆遥很是真诚的说道。

        当陆遥来到韩出云面前的时候,韩出云还沉浸在无以复加的震惊中,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西北武林以一手暗器功夫横行无忌的张辉龙竟然输的如此之惨,陆遥仅用一招他刚才命名的【鹰击长空】便将张辉龙的所有暗器巧妙地躲开并且一击命中,让张辉龙.根本没有再次出手的机会了。

        韩出云抬起那双已经有些泛红的双眼看着陆遥,当他的目光和陆遥的目光交错的一瞬间,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过于可怕,小小年纪一身功夫神鬼难测,此时看着自己的眼睛纯净而又明亮,没有一丝卖弄或者高傲的情绪,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张辉龙的惨败在他看来是理所应当的。

        “陆少侠说笑了,今天张辉龙来我乾坤武馆本就是来者不善,我韩出云的徒弟不争气,还要陆少侠解围,应该说抱歉的是我,如蒙陆少侠不弃,可否到鄙馆一叙。”韩出云此时已经将陆遥看成是一个和自己身份相当的人物,早就放下了老前辈的架子,诚心得邀请陆遥到乾坤武馆一叙。

        “韩老前辈,请!”陆遥往旁边让了一下,很恭敬得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韩出云也不好再推辞,邀请了靳玉龙、乔龙和陆遥三人一起朝着乾坤武馆得议事厅走去,留下如丧考妣一般的快刀门几个弟子和躺在地上依旧不省人事得张辉龙在那里。

        ……

        ……

        乾坤武馆的议事厅之前韩伯并没有请陆遥等人进入,此时跟着韩出云一起来到议事厅,不得不说,这里得装修真的是顶级得水准,如果用天心武馆和这里一比的话,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进门正中间一个精雕的太师椅,上铺一张加工精美得人工熊皮,威武霸气,两侧各有六张镂空靠背实木大椅,每一个椅子得镂空靠背雕刻各不相同,从左手第一张椅子开始依次雕刻着惟妙惟肖的十二生肖,每张椅子得摆放也是十分的考究,相隔一米有余,成半圆弧状,十二把生肖椅将正中间的太师椅众星拱月一般的捧在上手。

        韩出云作为乾坤武馆的馆主,也是这里武林辈分最高的人,自然坐在中间的太师椅上,陆遥和靳玉龙分作两边第一把交椅,乔龙坐在陆遥身边,包括仆玉在内乾坤武馆众弟子分列两边。

        “陆少侠师从何人,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高深的功力,真是时所罕见啊!”韩出云在韩伯给三人各上了一杯茗茶之后,满脸激动得问道。

        “韩老前辈恕罪,师门有训,恕晚辈不方便透露。”陆遥很是歉意的说道。

        “无妨,无妨,世外高人一般都有如此规矩,陆少侠不用这么客气。”韩出云听到陆遥的回答后,略显遗憾地说道:“老夫也这是一时好奇,陆少侠的功夫真是惊为天人啊。”

        “韩老,一别多年,您老气色怎么看起老大不如从前,是否有什么烦心事,如果不妨方便不妨说出来,只要是晚辈们能够做到的,一定为您老分忧解难。”靳玉龙也知道陆遥的这些事情不能给外人说,但是他也知道陆遥的脾气,他是一个心地善良,不会欺骗人的人,靳玉龙担心一旦韩出云再问上两句,陆遥一时不忍说漏了嘴,那就得不偿失了,赶紧岔开了话题。

        韩出云听到靳玉龙这么一说,顿时唉声叹气起来,端着手中的茶碗和抿上一小口,放下,然后再端起来抿上一口,再放下,如此反复好几次,才长出一口气,缓缓地说道:“还能有什么事情,全都是被那乾坤玉秀图给闹得啊。”

        “乾坤玉秀图?那不是乾坤武馆的镇馆之宝吗?韩老怎么会有如此一说呢?”靳玉龙也是抿了一口茗茶,疑惑的问道。

        “乾坤玉秀图是我乾坤武馆的镇馆之宝这不假,但是你也知道这件东西并不是我们韩家人自己的东西,如今大限已至,恐怕是要物归原主了。”韩出云又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当年那位高人将乾坤玉秀图交到我们韩家人手中的时候就曾说过,此物乃是天地至宝,通灵性,只有大气运和大机缘的天选之子才能够参透其中的奥秘,当年他将此物交给我们韩氏一族保管的时候就曾说过,这件东西将会在三百年后遇到自己真正的有缘人,如今正好是三百年期,这东西马上就要易主了。”

        这些东西靳玉龙也曾经告诉过陆遥,但是他却不是听韩出云清口说出来的,至于是怎么知道的,他也没有说,此时亲耳听到韩出云这么说,靳玉龙还是佯装惊讶的说道:“三百年前断定几日之事,这未免有些太过于玄奇,韩老大可以不必当真。”

        靳玉龙说完这些后,眼睛的余光看了陆遥一眼,他虽然没有说,但是陆遥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显然靳玉龙今天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拜访韩出云,这一点也是刚才陆遥才领悟出来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将原本知道的事情假装不知道。

        陆遥不知道靳玉龙为什么这么作,但是他也不可能说破,只是安静的做到一边,也不差话,静静的看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聊着。

        通过两人的谈话内容,陆遥才明白过来,原来韩出云并不仅仅是如靳玉龙所说的那样,因为雷切刀名字中的“雷”字暗含当年哪位高人的所谓的“画中自由乾坤绝,静待有缘方显踪,雷电本在乾坤里,离了乾坤两不成”,而是因为当年那位高人曾经明言,三百年后,也就是今年,乾坤玉秀图会遇到他的有缘人,韩出云答应拿它作为本次比武大赛的最终奖品,也是想要看看究竟是谁,才是这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绝画真正的主人。

        如果能够和这个乾坤玉秀图真正的主人结下一份善缘,或是能够亲耳听到这位有缘人解答一下困扰了他们韩家好几代人的疑惑,那便是死而无憾了。

        “韩老,当年远观乾坤玉秀图,其中的确是内有乾坤,这么多年过去了,小靳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韩老能够成全。”靳玉龙突然站起身来,很是诚恳的说道。

        靳玉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遥的心也是猛地跳动一下,他觉得这或许才是靳玉龙此行带着自己和乔龙来的真正目的,只是此时这个节骨眼上提出这样的要求,陆遥也不知道合不合适,所以他仔细的观察着韩出云的脸色,想要通过对方的神情揣摩出他的心思。

        “即便今天你不说我也会说的。”韩出云淡淡的说了一句。

        韩出云此言一出,整个议事厅中的人都是为之一震,靳玉龙有点不明白韩出云这句话的意思,陆遥和乔龙也是摸不着头脑,乾坤武馆的众徒弟和韩伯更是一脸惊讶的看着脸色如常的韩出云,他们不能理解,韩出云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乾坤玉秀图是什么?

        那是乾坤武馆的镇馆之宝,平日里出了韩出云之外别人根本不可能看上一眼,就连跟在韩出云身边时间最久的韩伯和仆玉也是从未见过,但是韩出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说我也会说?

        难道韩出云本来就打算主动邀请靳玉龙来看乾坤玉秀图?

        “韩老,您的意思我有点不太明白了?”靳玉龙始终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那句话,不得以又问了一遍。

        “小靳,我刚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只要你答应我这件事情,今天我就让你和这两位小英雄进入密室一睹乾坤玉秀图的庐山真面目,你看可否?”韩出云很是淡定的说道。

        “韩老有事只管吩咐,我们这些作晚辈的义不容辞。”靳玉龙想也没想就算是答应下来了。

        “小靳,敢问你和陆少侠是何关系,你可否能做得了他的主?”韩出云眼睛看着陆遥,嘴上却是在询问靳玉龙。

        “我和陆遥是朋友,我做不了他的主,但是我了解他的性格,只要是不违背侠义,不违背良心的事情,他一定会答应的,是吗陆遥?”靳玉龙的目光也是定在了陆遥的身上。

        陆遥知道,靳玉龙这么说一方面是将自己的地位抬得高一些,另一方面是害怕自己会拒绝,所以他的做法等于是间接的替陆遥已经给出了答案,只不过就等陆遥点头附和罢了。

        陆遥对于靳玉龙的这种作法也并不反感,而且他也说了只要是不违背侠义和良心的事情,那么作为晚辈替德高望重的前辈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理所应当的,所以陆遥也就点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好,都是爽快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的浪费大家的时间了。”韩出云将一直捧在手中的茶碗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说道:“我知道陆少侠和这位小兄弟一定是要参加这一次比武的,否则你小靳也不会带他们到我这里来,如果之前没有见识过陆少侠的手段我也就不说了,但是见识过了之后,我知道这一次我们乾坤武馆想要赢下这次比赛的可能已经没有了,所有我想请三位答应我一个要求。”

        韩出云顿了顿后说道:“如果最后陆少侠或者这位小兄弟赢了比赛,我希望能够当场见证一下雷切刀和乾坤玉秀图究竟是如何的关系,如果可能,解开乾坤玉秀图的秘密,悟出乾坤玉秀绝的时候,能让我见识一下乾坤玉秀绝究竟是何等的经天纬地,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