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 - 科幻灵异 -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在线阅读 - 第320章 转眼又三年&离开(二合一)

第320章 转眼又三年&离开(二合一)

        嗡~~

        天罪发出一声雀跃之声,跳入了罗辰的手中。而那道玄,则是倒喷一口鲜血,从高空中坠了下去。

        反观罗辰,他的脸色也很难看,一张俊逸的脸庞都好像扭曲在了一起,像是忍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

        “该死的!”

        罗辰爆喝一声,手一甩,直接将碧火玄晶塔放大,化作一道流光钻了进去。紧跟着,宝塔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

        大竹峰,一个穿着鹅黄长裙的少女缓缓的走到了守静堂前,目光看向了那座七层宝塔。此时距离青云之变已经过去了三年的时光了,田灵儿也已经步入了花信年华,生的越发的动人了。

        那一日,罗辰动用了天绝四象阵将诛仙剑生生镇压,之后,便御使着碧火玄晶塔直接飞回了大竹峰。那一日,巍峨宝塔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在了守静堂之前。也砸在了大竹峰所有人的心中。

        罗辰硬生生摧毁了诛仙剑,以道玄为首的青云门之人自是不愿干休。本来,那日察觉到罗辰的不对之后,田不易便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赶往了通天峰。只不过,他与那万剑一一样,都是被天绝四象阵给禁锢在了半路。等他赶到,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而那之后,魔教之人也悄悄地退了出去。本来毒神还想要趁此机会干掉道玄,可是鬼王却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就是干掉道玄又能如何?有办法除掉那罗辰吗?若是没有,还不如留着道玄牵制罗辰。他毁了青云门的诛仙剑,已经和道玄生死两难。你此时除掉了道玄,能有什么用?”

        一句话说的毒神无言以对,只能黯然退场。

        而道玄本来纠集了万剑一,想要找罗辰的麻烦。可是,当他们准备好去找罗辰麻烦的时候,水火麒麟却找上了门。

        那一日,火麒麟向天下人展示了什么是神兽的怒火。道玄,万剑一两个太清高手,加上一大堆的首座长老,却被火麒麟一人压着打。如同他真正的名字,麟烈天一般,炙热的烈焰点燃了整片天空。

        通天峰,云海广场被生生打碎,碧水寒潭被生生蒸干,甚至连代表着青云脸面的玉清神殿也再次被摧毁,就连三清神像都被麟儿一把火烧了柴。通天峰,生生被麟儿一人削去了三分之一,再不复之前通天彻地之威。

        主人的沉睡,让这位上古火麒麟陷入了狂怒之中。而一切的另一位罪魁祸首道玄,更是被他生生的扯掉了一条胳膊,炙热的火焰直接沿着经脉一路烧了过去,彻底的将这位高高在上的青云掌门变成了一个废人。

        若非最后田不易以死相逼,让田灵儿出面,火麒麟怕是会硬生生的屠了整个青云门。

        自此,青云门彻底的一蹶不振,若不是因为还有个突然冒出来的万剑一,都差点掉出正道三大门派的行列。而道玄掌门,哪怕是伤势恢复,此生也再无半点可能重回太清。甚至,据有些首座说,他的寿命,也不过十几载的时光了。

        从此,通天峰和大竹峰便彻底的断了来往。整个青云门上下,皆是彻底的忽略了这一峰的存在。而罗辰,也彻底的成为了一个禁忌。

        ······

        “辰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你知道吗,灵儿好想你啊。”少女轻轻地靠在那温热的塔身之上,眼睛中满是晶莹的泪水。

        这几年,不仅仅是罗辰,便是妍儿也和她们断开了联系,也不知到底怎么样了。

        据妍儿所说,当初那掌控天地的刹那耗尽了罗辰的精神,以至于灵魂都有了一丝损伤。这才需要如此长的时间来修复。可是,田灵儿却总是忍不住去担心,担心罗辰就此一睡不醒了。

        “灵儿,你又来看罗辰吗?”

        就在这时,身侧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声音。田灵儿怔了一下,转头看了过去,却是一位绿衫少女。

        “碧瑶?是你啊,你也来看辰哥哥吗?”田灵儿认出了来人之后,便收回了目光。

        碧瑶轻轻地点了点头,轻挪莲步走到了田灵儿身边坐了下来,道:“这家伙一睡就是三年,让我怎么能不担心呢?”“哎~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妍姐姐也没个消息,咱们俩,也就只能在这里干等喽。”

        说着,碧瑶便叹了一口气,双手抱膝,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一时间,两个少女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

        守静堂,田不易看了眼外面那多出了的一个人,冷哼一声甩了下袖子,便转身进了房间。

        “你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看开吗?”屋子内,靠在椅子上小憩的苏茹无奈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丈夫叹息道。

        自从罗辰陷入昏迷之后不久,碧瑶便苏醒了过来,被送出了碧火玄晶塔。在接下来的时光,每隔一段时间,碧瑶就会上大竹峰一趟,来看看罗辰有没有苏醒。这么一来,她也就成了大竹峰的常客,经常会在此小住几天。到了后来,苏茹还将罗辰当初的房间留给了她。

        听到苏茹的话,田不易冷哼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道:“你让我怎么看得开?事情闹到现在,都因为外面那个小魔·······”

        苏茹打断了他的话,有些不满的道:“人家有名字,叫碧瑶。”

        田不易一怔,叹了口气,轻声道:“我也不是看不开。可到底是几百年的师兄弟,现在闹得势如水火。我这心中实在是······”

        “哼!这又不是你的错。”苏茹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自己看看,别说咱们大竹峰了,就是其余几峰,情况又能好到哪儿去?

        水月师姐和万师兄钻到祖师祠堂不出来,道玄对外宣称闭关,将门派事物全部交给了萧逸才,摆明了想要在临死之前确立下一任掌门。而曾叔常态度暧昧,时不时地往祠堂跑,想干什么当别人看不出来吗?

        龙首峰齐昊,小竹峰陆雪琪都还小,根本就说不上话,落霞峰也是一样。说是首座,结果说话没有一点儿的分量。

        整个青云门,争权夺利,乌烟瘴气的,都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了。你还牵挂它做什么?”

        田不易怔了怔,张了张嘴,却始终说不出话来。这些变化,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只是心中不愿意去想罢了。

        良久,他发出了一声长叹,脸上充满了落寞。

        ······

        守静堂外,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田灵儿脸上的表情更加的苦涩了。

        而碧瑶则是愣了一下,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三年前的变化,影响最大的就是青云门了,掌门被废,七脉首座一下去了一半还多,长门对各脉管辖能力直线下降,门派几近四分五裂。可他们鬼王宗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爹爹返回鬼王宗之后,直接就对那鬼先生发布了追杀令。起因正是因为他当初借用鬼王令,联合玉阳子攻上了大竹峰。因此,这些年来,也整日跑得不在家。而且,魔教四宗之间的摩擦越来越剧烈了。尤其是失去了玉阳子的长生堂,更是被三宗蚕食。

        就这,碧瑶前段时间还听爹爹说,想要联合三妙夫人除去万毒门。可是,以碧瑶的眼光来看,怕是爹爹想要对付合欢派才是真的。

        被这些事情弄烦了的碧瑶这才翘家了,在麟儿的保护下来到了大竹峰避难。却不曾想,这里也是一片的烦恼。

        良久,两个少女对视了一眼,皆是叹了口气。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一直到日头偏西。坐了许久的两人也觉得身体有些僵硬了,便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那金色的夕阳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就打算离开这里。

        但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臂膀从背后搂住了两人。她们正要反抗,可耳边却传来了一道温暖的声音。

        “我回来了。”

        感受到那熟悉的怀抱,两人脸上渐渐地流出了两行清泪。

        罗辰心中微微一痛,轻声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强行触摸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带来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但好在有着妍儿守护着他的灵魂,才不至于后果太过严重。大概几个月前,他便已经恢复了意识,能够通过碧火玄晶塔看到周围十米范围内的事物。

        所以,两女每一次的到来,他都看在眼里,她们神色间,言语间的担忧,让罗辰都记在了心里。

        轻轻吻了一下两人的秀发,罗辰轻声说道:“跟我回家,好吗?”

        回家?两人身子轻轻一震,一下便意识到了罗辰话中的含义。是要离开了吗?一时间,两人心中顿感百感交集,充满了感触。

        良久,在罗辰期待的眼神中,两人微微点了点头。

        罗辰顿时笑了出来,双臂又用了些力。

        ······

        南疆,死亡沼泽,随着一阵叮叮当当悦耳的铃声,一男两女慢慢分开了浓雾,走了出来。很难想象,在这充满瘴气的沼泽之中竟还有人烟。

        视线拉近,那男子身着月白长袍,即使是行走在充满泥泞的沼泽地,也依旧纤尘不染,与这昏暗,脏乱的沼泽显得格格不入。两个少女一人身穿水绿色长裙,一人身穿鹅黄色长衫。正是罗辰以及碧瑶,还有他的妹妹田灵儿。

        身着鹅黄色长裙的少女皱着眉头看着身边那些飞来飞去的蚊虫,忍不住抱怨了一句:“辰哥哥,我们不是要走了吗?还来这南疆之地做什么啊?”

        死亡沼泽,熟悉的人都知道,这里遍布万里毒瘴,稍有不慎被毒虫毒蚁叮个大包都是小的,严重者甚至有命陨的可能。所以,哪怕是修士,如非必要,也不愿意来这里。

        听到田灵儿的抱怨,罗辰微微笑了笑,说道:“因为,这里有最后一卷天书啊。”

        天书?

        两女齐齐一震,转头看向了罗辰,像是在寻求他的解释。

        罗辰微微一笑,道:“这个世界有天书五卷,不知是何人所著。其中,天书一卷碧瑶最清楚不过,在那空桑山滴血洞。乃是天书总纲,涵盖道,佛,魔,巫修炼之法,乃是天书五卷之基础。剩下的几卷,分别身在魔教鬼王宗,记载魔道修行之法的第二卷;记载于天音寺无字玉璧,涉及佛道寂灭之道的第四卷;记载在诛仙古剑之中,涉及道家修行之法的第五卷。以及这死亡沼泽之中,讲述巫的修炼之法的第三卷!

        第一卷乃我自己寻得,第四卷乃是小凡给的,第五卷却是在斩断诛仙古卷之时,被天罪收摄而来,第二卷,却是碧瑶你送我的。”

        听到罗辰的话,碧瑶怔了一下,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追忆。她和罗辰,便是在那滴血洞中定情的不是吗?

        想到这里,碧瑶不由得看向了罗辰,却发现他也正望着自己,眼睛中表达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意思。顿时,碧瑶俏脸微微一红,心中不由得浮现起了一丝甜蜜。

        突然,一只玉手在两人之间晃了晃。他们均是一愣,看到的却是田灵儿笑嘻嘻的一张脸。

        田灵儿捂嘴一笑,打趣道:“辰哥哥,你看什么时候才能把碧瑶嫂嫂娶进门儿呢?我还等着喝喜酒呢。”

        顿时,碧瑶的一张脸就红到了脖子根,连忙道:“灵儿,你胡说什么呢?”说着,便一下就向着田灵儿追了出去。打闹间,两人便不见了踪影。

        “嗨,别胡跑啊!这里很危险的!”

        罗辰叫了一声,连忙一挥手。顿时,浓雾之中便冲出了一个庞大的身影,循着两女离去的踪迹便追了出去。看那体形,不是麟儿又是哪个?

        “是啊,你什么时候把碧瑶娶进门儿啊?我好给你们张罗喜事儿才是啊!我保证,一定给你们准备一场盛大的婚礼!绝对不让你失望!”

        正在这时,一道酸溜溜的声音自罗辰脑海中响了起来。

        可这话,罗辰为毛听着好像刀光闪闪的呢?隐隐间竟然有擦擦的磨刀声,该不是他出现错觉了吧?

        刹那间,罗辰心中顿感一丝凉意,连忙换了张脸,道:“什么喜事儿不喜事儿的。那都是个形式,要不要无所谓的,最重要的是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跟咱俩一样。”

        “切,算你过关了。”脑海中的少女撇了撇嘴:“快去吧,有什么话,等你回来咱们再说。”

        罗辰怔了一下,脸上的媚笑渐渐化作了一抹温馨,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了,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

        几天之后,在九龙镇天印的连番轰击之下,神木之上,那天帝宝库的大门终于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吱呀声,被轰了开来。

        至于那看守宝库的黄鸟,罗辰呵呵一笑,麟儿嘴里叼着的就是了。

        这丫登场还没有几秒钟,直接被麟儿一把火给烧成了没毛鸟,然后又被两只麒麟臂踩断了双翼,被叼在嘴里跟个死鸟一样。

        前后麟儿那叫一个果断啊,看的两女嘴角直抽抽。那跟黑水玄蛇齐名的黄鸟就这样成了死鸟,连动都不能动了。难怪他一人,啊不,一兽就敢平推整个青云门。

        “走吧,里面也就一本天书和······”

        “咳咳,那个,主人,能不能把里面那杯灵药赐予我?”罗辰的话音未落,那叼着黄鸟的麟儿便呜呜的叫了出来。

        罗辰怔了一下,回头惊讶的问道:“以你的实力,还需要那灵药?”

        哪里料到,麟儿那大脑袋羞涩的一笑,口中的黄鸟没差点儿掉下去。咬紧了黄鸟之后,麟儿这才解释道:“我是用不着,可,可不是还有蓝嫣吗?她血脉不够纯净,到现在还不会说话呢。正巧,里面那杯灵药有着提升血脉,加快成长的功效。”

        罗辰顿时一拍额头,得,现在这年头,连个麒麟都知道疼老婆了。看来,他罗辰还是要努力才是啊。

        “行了行了,知道了,会给你带出来的。”

        另一边,碧瑶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偷偷地向田灵儿打听起了这蓝嫣的身份,不一会儿两个少女便咯咯笑了起来。

        这最后一卷天书便这么轻易的被罗辰得到了,此外还有麟儿期待的那一杯灵药以及那一枚看似神秘,结果却让妍儿不屑一顾的破石头。

        ······

        之后的半年里,三人又去了一趟那镇魔古洞,将那尚未出世的兽神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也就是这时,罗辰才知道,自己的碧火玄晶塔中的那条火龙,竟然就是当初潜藏在玄火鉴中的玲珑娘娘。

        而兽神和她的感情也是让两女唏嘘不已,忍不住为之落泪。

        紧跟着,三人又去了一趟焚香谷,出来的时候身子后面便又多了三只狐狸。可惜的是,三只狐狸命却不怎么好,简直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尤其是那可怜的九尾天狐,只来得及给罗辰报了个名字,就被妍儿给抓去当起了抱枕。

        至于六尾和三尾?不好意思,被罗辰扔进了昆仑圣山了。除了他罗某人之外,绝对不允许妍儿身边出现任何一只雄性动物,狐狸也不行!所以,连带着吗,六尾的老婆也给扔了出去。

        那霸道不容置疑的模样看的妍儿直撇嘴,却也没有反对。

        至此,罗辰的诛仙世界之行总算是正式结束。随着妍儿的小手一挥,罗辰也真正的见识到了妍儿所炼制的宝物的厉害之处。

        那一天,一方宝塔自南疆之地拔地而起,穿山越岭横穿中土大地,直至青云山,在无数人惊骇欲绝的眼神中高达数千米的大竹峰连根拔起,收入了塔中。紧跟着,仅仅时隔半刻钟,远在数千里之遥的狐岐山也没有逃得这一命运,亦是只留下了一个大坑。

        ……

        河阳城,那白发白须的周一仙摇头叹息道:“哎,吃我的,用我的,拿我的,临走的时候还从我身上狠狠地割了块儿肉,真是的。人呐,怎么就这么霸道呢?”

        正此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呵,你还敢不满了?你算计罗辰,害得他昏迷三年的事情,本宫还没跟你算账就算好的了,你还想怎么样?若不是看在碧瑶的份儿上,本宫拆了你的世界!如今,仅仅是削你块儿肉,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你还敢有意见?!”

        周一仙脸上的表情一滞,无奈的道:“得得得,宫主,您说的什么都对。您要是看我不满了,将我这把老骨头拆了都行,只要您高兴。”

        “滚蛋吧你,看在碧瑶和小灵儿的面子上,下一次晋升中千世界的机会,就放在你头上吧。”

        顿时,那张老脸就笑的跟朵菊花似的,千恩万谢的道:“劳宫主看得起,小的日后一定唯宫主马首是瞻。”

        混沌空间中,妍儿看着画面中那又是鞠躬,又是弯腰的周一仙,不屑的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