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 - 都市职场 - 深情不自知在线阅读 - 第474章 孩子没了

第474章 孩子没了

        我就站在楼梯上。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

        若是这些话在原先我听起来的话,会觉得这就是一盆狗血。

        可真到我身上的时候,才发现,更多的狗血都是来源于生活的。

        好像一切都是算计好的一样,不管是偶然还是算计好的,温泞的情况都算不上是多么的好。

        烟雾一阵浓过一阵。

        我记得我开口喊了他一声,但是不记得他回头了吗。

        只是记得在这浓烈的要呛死人的烟雾里,我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抱着怀里的人。

        脚步都很匆忙。

        我就站在烟雾里,使劲的努力的想要睁开眼,可却什么都看不清楚。

        甚至腹部的抽痛,都抵不过情绪上的撕裂的疼。

        头顶上的东西,带着火冲着我砸下来,我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下边。

        一时间,甚至任何的情绪都没有表现出来。

        麻木的,僵硬的,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火势越来越大,意识越来越模糊。

        失去意识之前,唯一记住的是腹部那剧烈的抽痛。

        疼的五脏六腑的像是被狠狠地捏着,团成一团,被捏的血肉模糊。

        疼……

        从内到外的疼。

        ……

        耳边有声音的时候,我甚至还觉得是在做梦。

        可声音却一阵清晰过一阵。

        “好了,病人有反应了。”

        还有一些我听不懂的专业性的术语。

        唯独能听出来的是激动的语气。

        眼睛干涩,喉咙也像是冒火一样的干涸。

        “小枳?”

        我很困难的转过头去,下意识的去看声音的位置。

        可眼前却很模糊,像是被覆盖上一层白色的雾蒙蒙的东西,根本就看不清楚。

        “没事就好。”

        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

        等着意识慢吞吞的回笼之后,我才试图坐起来。

        被托住了腰,整个身体才成功的立了起来。

        没有我记忆中的红彤彤的火焰,也不是置身于灼烫的温度下。

        周围的一切都平和到诡异。

        平静安和的像是久违的存在于记忆中的东西,一点也不真实。

        “还认识我吗?”

        我妈还是皱紧眉头,习惯性的动作,但是难得少了几分的尖锐,而是比任何时候都更要不真实的带着些许的温和。

        小心翼翼的在我的面前晃悠了几下手。

        这种违和,让我浑身都是一种不安。

        比情绪更快回笼的,是我的理智。

        我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应该表现出来什么样子的情绪,只是把手习惯性的搭在腹部。

        声音嘶哑的开口,平静的说道:“孩子呢?”

        腹部平坦的不像话。

        像是从未有过任何的突起一样。

        我眼里没任何的波澜,扫过周围的人,没再说话。

        可周围的人情绪却比我更加的明显。

        林株轻轻的抱着我,眼里有很多我分辨不出来的情绪,只是紧紧的抱着我说:“只是个意外,想要的话,孩子还会有的。”

        这话,明明是刻意的避开了任何的尖锐,用最温和无比的方式委婉的回答我。

        可却还是不可避免的狠狠地扎了一下我的心脏。

        仿若是无数的尖锋,冲准了我的心脏,狠狠地刺了下去。

        一刀刀的像是凌迟。

        “他人呢?”我问。

        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大哭大闹的,越是到这个时候,情绪反而越是平静。

        大悲大喜之后的安静。

        意识逐渐的回笼,我也记起来当时的事情。

        意识涣散前,那一幕幕的都是清楚的在我面前。

        “他一会儿就来了,刚才跟医生出去了。”

        林株大还是怕伤害到我,说话的时候都像是在哄孩子,低声的跟我说。

        屋子里的人不算是很多,甚至连常年不怎么露面的姥姥也在,只是比较起来被人的小心翼翼,她的脸上的情绪更加的真实。

        带着几分的不满和呵责,大概是因为顾念到周围的情况,紧紧的抿着那张嘴,脸上的皱纹都死死的皱在一起,没说话。

        但是脸上的皱纹,都足够的表达出来她的情绪。

        佝偻着身体,拄着拐杖,面无表情的皱眉站在一边,乍然看上去,更像是一尊佛,冷冰冰的不近人情的站在那边。

        眼里充满的全是算计。

        像是从一睁开眼就习惯于各种算计和牟利润。

        我扫过周围,把所有人的情绪全部的收在眼里。

        不管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每个人似乎都是带着自己独特的面具。

        这种时候,我竟然还有心情去管这些,甚至觉得好笑。

        等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只剩下我这些所谓的家人的时候,一直站在那边不赞同的紧闭着嘴巴的姥姥,才终于开口。

        “怎么回事,为什么他带回来的不是你,听说你是后来被救出来的,孩子才会没留住?”

        姥姥说话还是跟原先那样。

        声音苍老,却还是带着久居上位的犀利和冷意。

        丝毫不客气的直接的问道。

        手里的拐杖,甚至都往地上重重的戳了几下子。

        似乎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要我说,不管因为什么,男人的心思你必须得抓住,不然的话,你努力了那么久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给别人当做是踩脚石的,用完就被踹开了,孩子都没给留住?”

        对于孩子的事情,她的情绪甚至比我还激动。

        似乎在苛责我,没保住最后的王牌。

        可这种话,也没激起来我多少的情绪。

        我比平时都更要沉默,不管她说什么,都只是抬眼看着她,没反驳也没有任何的其他的表示。

        手依旧和原先那样,轻轻的抚过腹部。

        好像孩子从未消失过,在自我麻痹。

        也好像我早就知晓孩子会没了,早就有了心灵感应,才不会那么崩溃难受。

        “怎么不说话了,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男人不可靠,还是得靠你自己,瞧瞧你现在,被绑架了就算了,好歹孩子留住啊,现在你能靠的只剩下他的愧……”

        “够了!”

        沙哑的带着压抑的怒声,突然的打断了姥姥的喋喋不休。

        阿忻一直站在最角落的地方。

        等他发出这压抑的像是嘶吼怒喊的声音的时候,才被注意到。

        “说够了吗,现在什么时候,还说这样的话,要是真有本事的话,您何必还非要把希望强行压在我姐身上?”

        阿忻脖子绷紧了,血管甚至都看的清楚,沙哑的压着声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