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治病

        他脑子里面不断浮现出刚刚看到的画面,忍不住把两个人对号入座。



        忽然,鼻血又蜿蜒而出!



        他白着脸开口:“夫人,我,我在流鼻血!”



        她点点头:“这是正常的反应啊,这说明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



        话音落下,她就伸手轻柔的按压着他的鼻翼。



        他的精神也顷刻间放松下来,渐渐地那股子无法压制的灼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怡琬眼看着他已经止血,下意识就要侧开身体,让他继续观赏图册。



        哪成想,战阎一把拽住她的手腕道:“看你比看那副图强!”



        林怡琬诧异挑眉,她怎么能抵得上秘戏图的功效?



        此时,她哪里知道,战阎已经自动在脑海里面,将两人转换为图册的俩小人了。



        若是她知道俩小人打架十分激烈,她是万万不会再让战阎进行精神疗法了。



        就这样,战阎在煎熬中足足泡够了一个时辰。



        等他起身的时候,他的确发现了腰间十分明显的变化。



        竟然,真的有了些许效果?



        假以时日,是不是他完全能够成为真正的男人?



        就在他想着如何要遮挡一下的时候,林怡琬却已经开口:“夫君,快让我看看,效果如何?”



        “嘭!”战阎直接将自己整个没入水中,他沙哑着嗓音道:“别,你不能看!”



        林怡琬俏美的小脸上闪过一抹愕然:“为什么呀?我是你的医者,我当然要看看你的状况,才好对症继续用药!”



        战阎用力闭了闭眼,他真的,这辈子最多的尴尬,窘态,都是在她面前。



        她顷刻间明白过来,忍不住失笑:“夫君,你害羞?”



        他毫不犹豫打断:“哪有?本候只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



        她迅速伸手去捂住他的嘴:“咱们是夫妻啊,你看我,我看你,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她甜糯的声音犹如天籁,挠的他后背又窜出那股子无法压制的感觉,尤其是腰间,似乎又好转不少。



        他又惊又喜,难道她真的误打误撞的给自己治好了?



        正当他走神的功夫,她却猛然将他给直接拉了起来。



        四目相对,战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怡琬眯眼说道:“恢复的不错啊,果然精神疗法有效果,明天继续!”



        她拍了拍手,转身就快步走了出去。



        战阎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眸光复杂晦涩。



        这个小姑娘,往他心湖里面投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就这么转身跑了。



        她只怕真把他普通的病者那般看待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他身上的火焰霍地熄灭,面色蔫蔫的拿了干净的衣裳换上。



        他离开院子之后,就去找了药老给他诊脉。



        药老惊喜的看着他:“你这是用了什么灵丹妙药,竟然真的有抬头之兆?”



        战阎艰难吐出三个字:“春宫图!”



        药老先是面色古怪,接着就哈哈大笑:“老夫竟是还不知道,那东西还有这妙用呢?不错,恢复良好,假以时日,必然能让你传宗接代!”



        战阎也顷刻间冷静下来,看来他把战玉赶出侯府的决定是正确的,他将来可以和琬琬生下属于他们两人的孩子。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



        当然,这治疗的过程,也是真的尴尬。



        他觉得他脸皮都要快给烫熟了,要不是林怡琬一直在旁边守着,他真想落荒而逃。



        此时药老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没想到你的那位夫人深藏不露啊,她虽然用的不是正统的医术,但是却有奇效!”



        战阎想到她满脸神秘拿出春宫图的模样,就忍不住失笑,她的确不走寻常路。



        试问,在这世上谁敢用春宫图治病啊?



        她定然是当朝第一人!



        当然,以后,她也只能给自己治这种病。



        其他人,免谈!



        药王又絮絮叨叨叮嘱:“侯爷,你这才刚刚恢复些许,千万别太过于冲动,不然就会功亏一篑!”



        触及到战阎疑惑的眼神,他忍不住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你对你夫人克制些,万一办不成事,又会对你的精神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倒不如,等彻底恢复之后,再行敦伦之礼!”



        战阎毫不犹豫打断:“用得着你提醒?”



        看着他拂袖离开的背影,药王忍不住咕哝:“我这不是怕你急吗?看到肉那么久了,都没正经吃一口,这好不容易有点希望,你不得眼冒红光啊!”



        战阎一边走,一边冷哼:“老东西,把本候当成什么人了?本候这么多年都能忍过来,还差这一时半会?”



        冷风一吹,他下意识浑身打了个激灵。



        他将双手抄于袖中,猛然抬眼就看到跟在旁边的影魂手腕间竟然缠着一抹紫红色。



        他皱眉询问:“你手腕上缠的是什么?”



        影魂面上闪过一抹心虚,他连忙藏起来道:“回禀侯爷,是玲儿姑娘送给属下的暖手套,属下担心太过于温暖,影响拔剑的速度,这才缠到手腕上的!”



        战阎忍不住古怪的勾起唇角:“影魂,你比影一厉害啊,那臭小子,只会招惹的紫儿追着他揍,你倒好,这才没回来几天,就让夫人身边的小丫头给你缝制暖手套了?”



        影魂讪讪解释:“是属下误打误撞得来的,侯爷要是喜欢,也可以去街上买一副!”



        战阎咬牙,他还以为影魂会说,你要是喜欢,属下就送给你呢。



        却没成想,竟是让他去街上买一副?



        欺负他没人送?



        真是气死!



        他毫不犹豫命令:“影魂,你去练武场上给我跑五十圈去,跑不完,就不许回来!”



        影魂挠挠头,他完全不明白到底哪里得罪了主子。



        算了,既然让他跑圈,他就赶紧去吧,省的跑慢了,再加罚。



        罚走影魂之后,战阎心里依然觉得不痛快。



        他觉得自己双手冻的越发冰冷,他拧了拧眉心,快步就回去自己的院子。



        林怡琬已经睡着了,许是太过于疲累,她甚至都还打起了小呼噜。



        战阎怔怔看了她许久,眼底是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宠溺和温柔。



        他伸手帮她拿了锦被盖上,转头吹灭了烛火。



        此时,侯府东南角的一处院子,有两个身影正在帐慢里面肆意纠缠。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