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 - 玄幻奇幻 - 革命吧女神在线阅读 - 一千四十 商业圣女的判断与战争会改变什么

一千四十 商业圣女的判断与战争会改变什么

        普雷尔城商业神殿,从比城主府还高的水晶尖塔看向南面,团团淡紫与湛蓝光焰绽放,每一团都引发了细微的震动,在水晶塔外面的防护结界上荡开微微涟漪。



        目光从远处收回,掠过空空荡荡的街巷,仪容收拾得极为整洁,山羊胡修剪得极为细致的洛希弗斯说:“总算打起来了,只是没想到第一枪是在咱们这打响。”



        一头虹彩长发的商业圣女坐在类似王座的高背靠椅上,优雅的推开一堆白金钱币。



        跟几年前相比,圣女的美丽容颜没有丝毫变化,但气质却有了些不同。完全感受不到最初的青涩,显得仪态万方,从容悠然。



        她用教诲的口吻说:“这是必然的,秩序女神把未来百年的帝国和教会印花税都典当给了我们,吾主自然要坚定的执行白金盟约,不再支持与赤联的商贸往来。”



        “赤联和商人无法再用金浦耳进行走私贸易,这座普雷尔城也就失去了与帝国互通有无的价值,城市里忠于帝国和忠于赤联的势力当然要分出高下。”



        金妮悠悠的道:“塞巴迪安能把两边的激进分子请出去,能耐还真是不小啊。”



        洛希弗斯摇头说:“我看还是赤联更在乎人命,不仅撤走了直属人手,还在约束忠于他们的人。就像上次一样,尽量不让战火波及普雷尔城。”



        金妮呵呵低笑:“可惜这次他们在这里的对手不是凯文-唐恩了,而且这次战争也不是上次了。吾主既然全力支持秩序女神,赤联注定了不会有好下场。”



        “从普雷尔城的情况就能看出很多事情,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决战了,就该用上所有的力量,同时尽量削弱敌人。赤联在做什么呢?既不来占领普雷尔城,也没考虑过破坏这里,不让曙光帝国利用。”



        她心痛的抽着嘴角:“可惜我花在石龟岛佣兵身上的二十万金浦耳了。”



        接着继续数落:“战争是强者的对决,是意志的比拼,在乎人命就不该发动战争。这么软弱的信仰之路,终究是走不长远的。”



        “人命算什么呢?平民两个金浦耳,学徒十个金浦耳,就这么简单,连账都不会算。”



        洛希弗斯想说什么,摇摇头还是闭嘴了。



        远处的光焰渐渐单调起来,淡紫完全压倒了湛蓝,依稀看到股股烟尘由南向北急奔,若干艘飞舟赶来接应,又跟赤联的战机纠缠在一起。



        普雷尔城里两派对立了几天,赤联和帝国的部队频频调动,示威性质的炮火连绵不断。到现在才打起来,各自已经极为克制和谨慎了。



        最终还是普雷尔城的城主塞巴迪安丢下了第二只靴子,他怕两边直接在城里打起来,当然更可能是两边授意,发布了驱逐令,把最闹腾的那些人赶出城市,让他们各找各妈。



        这些人在城外就干了起来,各自呼叫援助,赤联跟帝国就这么接上了火。



        以普雷尔城南面为界线,东到风暴洋,西到与克斯特交界的群山,一千多公里的边界是赤联与曙光帝国在地面上直接接壤的界线。



        经过三四年的建设,双方在界线内外堆满了各式堡垒、结界、炮台乃至雷达站和机场。曙光帝国南方军团的十多万人,以及赤联第二方面军的上万人在这里长期对峙,双方早就做好了从小打小闹到大打出手的各种准备。



        为了支持普雷尔城里的自己人,从用魔导炮轰击对方的仆从势力,发展到轰击帝国军的炮兵阵地,再到出动机群击溃企图捕俘友军的帝国装甲部队,第二次秩序圣战就这么揭开了序幕。



        第一枪什么的并不存在,那是第一炮。



        目前的赤联第二方面军基本就是支守备部队,任务是依托各类堡垒和结界,还有常驻的空军机群,抵抗曙光帝国对这个方向的进攻。少数突击队也是用来执行特殊任务的,并不具备进攻能力。



        曙光帝国部署在这里的南方军团人数虽然多,也装备了大量魔导武器,但本质上也是支守备部队。既没有强大的魔导炮群,也没有浮空舰和大编制的飞舟部队,根本没有力量冲击赤联的防线。



        现在双方的用意都是脱下第二只鞋子丢到床下,给正焦急观望的内外各方展示态度,告诉他们,战争已经到来。



        “战争又到来了啊……”



        红石,石蜥山子爵领地,半身人弗洛多在自家城堡的大厅里看到新闻播报,既感慨又忧虑。



        他手里还握着一份征召文书,是由帝国贵族司和红石总督联合签发的,要求他尽到帝国贵族的义务,要么上交相当于他去年领地总收入三倍的金浦耳作为战争贡献,要么作为红石独立装甲大队的队长,带领自行征召的人手,去翡翠堡报道,编入中央军团。



        这些年他跟老博尔迪联手,垄断了石蜥山的各类大小生意,商业网络延伸到了靠近翡翠堡的山区。商场交际让弗洛多年纪轻轻就有了肚腩和双下巴,也让他的心思有了些微变化。



        “能用金浦耳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弗洛多最初是这么想的,不过他终究是一个善良,并且爱护同胞的半身人领主,知道金浦耳免除的只是他个人的战争义务,他的领民,乃至他认识的半身人们,仍然会被征召为士兵。



        没有自己的照顾,没有自己作为纽带把大家团结起来,半身人们在这个血肉磨盘里会是什么下场,弗洛多很清楚。



        “看来还是得我去一趟”,最终弗洛多没有放弃自己的责任,至少他不想被山姆和皮克看轻。



        真是可惜,戈麦斯还是没找到,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弗洛多还在担心另一个伙伴,当年离开克斯特后就再没看到戈麦斯了。按常理推断那家伙有很大可能跟着当初的疯王贝利诺一起完蛋了,可弗洛多的感觉很清晰,戈麦斯还活着。



        弗洛多苦笑着自语:“那家伙应该不会像我一样,在为自己和上千个半身人的命运担忧。”



        唐古斯北方,紧靠荒凉原野的一座监狱里,矮小瘦弱的半身人从满是血水的地板上站起来,吐出一块肉,脚板踏在一个没了半边脖子,也没了气息的壮硕犯人头上,左右张望,尖细嗓门发出了猛兽般的咆哮。



        “谁!?还有谁——!?”



        犯人们面面相觑,没人敢吱声。



        戈麦斯从一个犯人手里抢过啃了半边的麦饼,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那个犯人盯着那哥被禁制绳索密集得像是马甲套在身上的小小身影,手臂和额头青筋直跳,却不敢迈出一步。



        疯狗戈麦斯,就算超凡力量被束缚起来了,也没人能击败这个监狱里最不能惹的大人物之一。



        回到牢房,戈麦斯把麦饼掰成两半,丢给了正蹲在角落里忙乎什么的地精。



        “还在给监狱长修幻景机?”



        戈麦斯鄙夷的道:“除了增加点放风时间,你根本没在那个变态身上捞到什么好处。”



        地精正是跟戈麦斯一起被抓到的地精魔导工匠奈斯盖,他头也不回的说:“又干架了吗?最近监狱长都在透风,说要从监狱里挑选合适的人去军团。你这么活跃,当心被送上战场哦。”



        戈麦斯耸肩:“监狱长可舍不得我,有我在监狱他能省一半心。”



        奈斯盖叹气:“那个监狱长又不是神祇,可以无视皇帝还有秩序教廷的神意。”



        见戈麦斯无所谓的躺到床板上,奈斯盖也不多嘴了,拍拍手里的幻景机:“又完成了一项工作,现在我就交给监狱长,顺便打听一下情况。”



        监狱长办公室里,肥头大耳的监狱长说:“最近你跟那个戈麦斯都小心点,不要跳得太猛了。上面正在从监狱里选人塞进军团里……啊哈,修好了吗?”



        监狱长搓着巴掌,喜滋滋的接过幻景机,试了一下毫无问题,赞扬道:“你的手艺果然值得信赖啊,莱斯盖。”



        他用施舍般的怜悯语气说:“正好,我还有些事情得靠你解决。”



        听监狱长说要他当代表,跟外面的奴隶商人谈生意,奈斯盖改惊恐的道:“您知道我只擅长摆弄魔导机械……。



        “没有关系……”



        监狱长说:“你只需要露个面,让那些商人知道我身边还有一个地精就行了,那样他们就不敢再狮子大开口。”



        “但是……”



        奈斯盖想说自己更不擅长商业活动,可面对监狱长的冰冷目光,拒绝之类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晚上会来一批奴隶商人,是来这里买奴隶的”,监狱长再道:“拿出你的所有气势,让他们都明白,有一个老道的地精在场,没有哪个商人能蒙骗我。”



        戈麦斯和奈斯盖是在克斯特东部的被抓住的,罪名是偷盗、抢劫和杀害帝国士兵,被判了一百年监禁。



        在这座监狱里,戈麦斯依靠暴力晋升为囚犯老大,而奈斯盖擅长修补磨导器,也跟监狱长混得很熟,两人的监狱生涯并不算艰苦。



        熟归熟,一旦帝国有了命令,哪怕只是个小姑娘来传讯,监狱长都得乖乖低头。



        奈斯盖很不安:“真要连犯人都要卖吗?”



        “这哪里是卖呢?”



        监狱长抖着脸上肥肉,翘着腿说:“是奉献,是我这个虔诚信徒向女神做出的奉献。”



        他一巴掌拍在奈斯盖的小小肩膀上,咧嘴笑道:“顺带再帮我好好把关,别让那些商人占我的便宜。”



        “我知道你只擅长修魔导器,可你是地精啊!只要是地精,在买卖上肯定有天赋!相信自己!”



        奈斯盖喃喃的道:“地精的天赋……感觉自己完全没这种东西。”



        “总之好好表现吧”,监狱长说:“让我满意的话,等战争结束了,我就会给你自由。”



        战争……



        说到战争,奈斯盖忽然生出恍惚感。



        上一次的战争尽管短暂,还是让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至少自己成了囚犯。



        这一次的战争,又会让世界发生什么变化呢?